首頁   /   走出去研究   /   融資信貸

中國“一帶一路”可持續發展投融資規則

  • 2019.12.03
  • 融資信貸
  • 來源:中國一帶一路網
  • 作者:
  • 閱讀:
  • 打印

中國“一帶一路”可持續發展投融資規則

116日,《融合投融資規則 促進“一帶一路”可持續發展——“一帶一路”經濟發展報告(2019)》正式對外發布。該報告由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和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共同撰寫。

第六章主要講述了中國金融投融資政策的發展、指導方針和法律法規。還詳細介紹了中國投融資機構在該領域的探索和實踐。最后對中國投資者進行了機遇分析和挑戰提醒。

報告第六章目錄如下:

6.1  中國的可持續投融資政策發展

6.1.1  中國的指導方針及最佳實踐

6.1.2  中國綠色債券發展

6.2  中國“一帶一路”可持續投融資

6.2.1  中國對外投融資的基本法律法規

6.2.2  中國在“一帶一路”綠色可持續投融資領域的原則及規定

6.3  中國金融機構可持續投融資的最佳實踐

6.3.1  中國工商銀行

Ⅰ.綠色金融

Ⅱ.綠色債券

Ⅲ.可持續投資的技術層面

Ⅳ.“一帶一路”可持續投資

6.3.2  國家開發銀行

Ⅰ.可持續投融資制度建設

Ⅱ.全流程管理環境和社會風險

6.4  融合“一帶一路”投融資規則對中國投資者的機遇和挑戰

6.4.1  中國金融機構的機遇

6.4.2  中國金融機構的挑戰

 

6章  中國“一帶一路”可持續發展投融資規則

 

“一帶一路”倡議給參與國家帶來巨大發展機遇,有利于促進中國國內以及“一帶一路”伙伴國家的改革和可持續發展轉型。為更好地抓住這些機遇,中國將“一帶一路”倡議與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相結合,積極參與國際發展治理體系改革,推動建立新型全球發展合作伙伴關系,強化南南合作。

2015513日,中國政府發布關于2030年議程的立場文件,強調建立全球發展合作伙伴關系,發揮開發性金融作用,強調全球經濟治理以及后續執行和監管承諾的重要性。文件表達了中國意識到隨著國際地位不斷增強與之而來的責任,并重申了中國將致力于引領全球發展和可持續發展目標的實現。

金融創新是支持可持續發展目標實現的關鍵因素,也是中國推動重大變革的領域。在可再生能源領域,中國在水電、風能和太陽能領域的投資額分別占全球總投資的36%、40%36%。2017年至2020年,中國在可再生能源領域預計投資總額達到3600億美元。中國研發投資僅2015年就已達到4090億美元,超過歐洲,幾乎趕上了美國的研發投資規模。中國的投資規模,預計在未來可能會進一步增長,這有利于可持續發展的技術創新的快速進步。

6.1  中國的可持續投融資政策發展

20世紀70年代末,中國國務院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這是中國首個針對環境評估和規劃的政策。該法律于201410月進行修訂,首次規定了需向公眾披露對環境造成不利影響的項目信息。200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頒布。到目前為止,如表6-1所示,中國與可持續發展相關的重要政策和法規主要以指導意見及實施條例等形式出現。

為實現國家層面的可持續目標,中國金融監管機構已制定了有針對性的政策。中國人民銀行(PBOC)(以下簡稱“人民銀行”)將發展綠色金融納入銀行系統的宏觀審慎評估(MPA),并將綠色信貸和綠色債券確定為授予商業銀行獲得中期借貸融資的規則之一。這兩項政策促進了銀行和銀行管理者進一步開拓綠色信貸市場。

6.1.1  中國的指導方針及最佳實踐

中資銀行的綠色和可持續發展規則體系相較于多邊金融機構,如世界銀行、國際金融公司、美洲開發銀行等,在具體指標方面還不甚詳細。但是,中國的銀行已經構建起扎實的總體規章制度。

2012年,銀監會出臺了以《綠色信貸指引》為核心,綠色信貸統計制度和評價制度為基石的較為完整的綠色信貸政策框架體,明確規定了綠色信貸支持和投向的12大類行業領域。

2015年,人民銀行、財政部、國家發展改革委、生態環境部(原環境保護部)、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共同發布《關于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指導意見使中國成為建立綠色融資機制的先行者,實現向可持續增長經濟體的過渡。通過一系列支持性政策,如提供政府利息補貼、專業保障、以綠色發展為國家優先事項、幫助投資者降低融資成本,鼓勵私有資本進入綠色板塊。指導意見建議建立上市公司和債券發行人強制性環境信息披露制度,同時要求廣泛開展綠色金融領域國際合作,繼續在二十國集團框架下推動全球形成共同發展綠色金融的理念,逐步開放綠色證券市場,提升中國對外投資的“綠色”水平。在這一頂層架構設計的指引下,綠色金融激勵約束政策和制度創新不斷發展,出臺的綠色金融激勵約束政策從“導向性”越來越走向“實質化”。

2015年底,《綠色金融債券指引》發布,進一步明確綠色融資的其他方面。20173月,證監會根據上市公司的情況將該指引更新并發布《中國證監會關于支持綠色債券發展的指導意見》。

2017年,人民銀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聯合發布了“十三五”期間金融業標準化規劃?!熬G色金融標準化工程”被列為“十三五”時期金融業標準化的五大重點工程之一。綠色金融標準涵蓋綠色屬性認定標準、綠色金融產品標準、綠色金融業務管理規范、綠色金融信息披露標準以及綠色信用評級標準等,是構建綠色金融體系、促進綠色金融健康發展的技術支撐和基礎性制度。

201811月,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編制的《綠色投資指引(試行)》正式發布,該文件作為推動基金業ESG責任投資的重要指引,明確了綠色投資的內涵、投資目標和原則,以及開展綠色投資的基本方法,并規定了綠色投資的評價和監管要求,邁出了中國ESG投資發展的堅實一步。

20193月由國家發展改革委等七部委聯合出臺的《綠色產業指導目錄(2019年版)》及解釋說明文件(以下簡稱《目錄》),是中國目前關于界定綠色產業和項目最全面最詳細的指引?!赌夸洝穼儆诰G色金融標準體系中“綠色金融通用標準”范疇,綠色信貸標準、綠色債券標準、綠色企業標準以及地方綠色金融標準等其他標準,因此具備了統一的基礎和參考。20195月,人民銀行發布《關于支持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發行綠色債務融資工具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該《通知》針對試驗區綠色債務融資工具的發展出臺多項鼓勵政策,是人民銀行在推動中國綠色金融發展方面的又一重大舉措,通過支持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發行綠色債務融資工具,進一步發展中國綠色金融市場,加強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建設。

 

建立一套全面的中國國內綠色信貸評估系統仍需付出更多的努力。表6-2描述了來自中國的最佳實踐。  

6.1.2  中國綠色債券發展

2016年中國綠色債券市場啟動以來,綠色債券市場監管和服務逐步完善,國際交流合作不斷增強。三年來,中國綠色債券發行數量和發行規模穩步增長,綠色債券市場也逐步走向規范,為產業綠色轉型和綠色經濟發展提供了強大的動力:

●  201512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綠色債券發行指引》,提出了相關支持政策,積極開展債券品種創新;支持符合條件的股權投資企業、綠色投資基金發行綠色債券;鼓勵綠色項目采用專項建設基金和綠色債券相結合的融資方式。

●  20173月,中國證監會向中國上市公司發布了《關于支持綠色債券發展的指導意見》,該指導意見鼓勵券商、基金管理公司、銀行等金融機構投資綠色債券,推進上交所和深交所編制專門的綠色公司債券板塊、指數等工具,以促進綠色債券投資。

201711月,中國金融學會綠色金融專業委員會(GFC)與歐洲投資銀行(EIB)聯合發布白皮書,對多種綠色債券規則進行國際比較分析。白皮書對綠色金融定義以及中國與歐盟規則進行了統一。

201712月,人民銀行與中國證監會聯合發布了《綠色債券核查和活動指引》。該指引受到新成立的綠色債券標準委員會監督。評估認證機構必須遵守綠色債券標準委員會認可的國內或國際規則。

隨著中國將綠色金融提升到戰略層次,綠色發展和綠色投融資理念逐步推廣, 企業通過綠色債券融資的積極性大幅提高。2018年,中國境內外綠色債券發行合計2685.09億元,約占同期全球發行規模的23.98%,為全球第二大綠色債券發行國。2018年中國境內“貼標”綠色債券累計發行128支,發行規模2218.92億元,數量和規模分別較去年上漲12.3%8.3%。

通過在銀行間市場直接發行綠色金融債券,金融機構能夠獲得穩定的中長期資金,有助于減輕金融機構面臨的期限錯配問題。中國的節能和環保項目的融資渠道較為有限,主要依賴綠色銀行貸款。然而,許多項目融資需求大,成熟度較高,但貸款的平均期限卻較短,需要中長期的融資支持。發行綠色金融債券有利于金融機構獲得穩定的中長期資金,同時匹配中長期綠色項目貸款將顯著提升金融機構對成熟度符合要求的項目提供綠色貸款的能力。因此,從各類別綠色債券發行數量和規模來看,綠色金融債占據境內綠色債券市場的主導地位,在發行總規模、發行數量及平均單筆融資規模上都高于其他各債券類型。

2015年,中國農業銀行(ABC)在倫敦證券交易所發行了中國首支海外綠色金融債券。此雙幣種(人民幣/美元)債券3年期利率2.125%,5年期利率2.773%,分別籌資4億美元和5億美元。債券超額認購超過4倍。除此之外,農行還發行了2年期價值6億元的人民幣債券,利率4.15%,超額認購超過8倍,其中四分之三的認購來自銀行,其余來自基金、私人銀行和其他投資者。這些債券籌集的資金主要用于綠色項目的融資,包括清潔運輸、可再生能源、生物質發電、城市垃圾和污水處理,項目需符合綠色債券原則的要求。

2016年,10家中國金融機構共發行了22支國內綠色金融債券,總金額達1580億元人民幣,占當年綠色債券發行總量的80%。其中,規模較小的債券發行商包括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農村商業銀行和金融租賃公司。綠色債券的平均發行規模約為72億元人民幣。2017年,25家金融機構累計發行44支綠色金融債券,發行規模1234億元,發行數量和規模分別占比39%60%。與2016年規模較大的商業銀行占大頭相比,地方中小銀行的發行數量明顯擴大。此外,在商業銀行、政策性銀行發行綠色金融債券之后,2017年首次有兩家金融租賃公司先后發行了6支金融債,發行主體類型進一步多元化。2018年綠色金融債發行數量為38支,發行規模1289.20億元。

此外,綠色公司債、綠色企業債等非金融企業綠色債券發展勢頭迅猛。2018年非金融綠色債券債項數量同比增長63.6%,由2017年的55支增長為90支;發行規模同比增長9.66%,由2017年的833.80億元增長為914.33億元。

6.2  中國“一帶一路”可持續投融資

中國已發布了多項關于“一帶一路”綠色項目的高級別聲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在多個國際場合反復強調建設綠色“一帶一路”的愿景和計劃。中國關注生態文明,推動生態友好型發展,加強“一帶一路”生態環境保護,具體建議如下:(1)中國政府將通過現有的雙邊/多邊合作機制與沿線國家和地區分享生態文明和綠色發展的理念和實踐。(2)建設“綠色絲綢之路”為發展中國家開創了新的發展思路,避免走上“先污染再補救”的路徑。

中國生態環境部(原環境保護部)、外交部、國家發展改革委以及商務部四部委聯合發布了《關于推進綠色“一帶一路”建設的指導意見》以及《“一帶一路”生態環境保護合作規劃》。文件確定了“一帶一路”綠色發展的總思路和要求,確定了一系列生態環境合作目標、項目及任務,加強了環境保護政策和制度、技術規則和行業間的互動與合作。在“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過程中,中國企業強調重視低碳建設,提升環保意識和社會責任感。

中國政策制定者也對“一帶一路”相關的對外投資進行規定,強調中資企業開展“一帶一路”投融資,既應當遵守中國的法律,也要嚴格遵守經營活動所在國家的法律法規。

6.2.1  中國對外投融資的基本法律法規

中國政府頒布一系列政策和指導文件旨在推動中國企業對外投資的可持續性。表6-3中列出了自2007年以來中國對外投資方面以可持續發展為重點的重要政策和法規。

中國承諾要進一步深化改革,對外開放。為此,中國將進一步完善和加強法律法規建設,鼓勵企業開展既可創造經濟價值,又能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境外投資。2017年,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布《企業境外投資管理辦法》,其中第41條規定:“倡導投資主體創新境外投資方式、堅持誠信經營原則、避免不當競爭行為、保障員工合法權益、尊重當地公序良俗、履行必要社會責任、注重生態環境保護、樹立中國投資者良好形象?!?/span>

6.2.2  中國在“一帶一路”綠色可持續投融資領域的原則及規定

隨著工業化、城市化和全球化快速推進,發展中國家面臨著環境污染、氣候變化和資源短缺帶來的共同挑戰。為獲得可持續性發展,需要在不同國家、組織和企業間開展協調合作。綠色金融、節能環保日益成為中國和“一帶一路”伙伴國家開展國際合作的優先領域。亞投行、絲路基金和亞開行也承諾在亞太金融合作背景下推動基礎設施投資,落實可持續發展目標。

中國政府呼吁在中國國內、“一帶一路”相關的投資項目和日常商業活動中應考慮生態友好、氣候適應性和社會包容性,以實現平衡可持續發展為原則,推動亞洲、歐洲和非洲國家的經濟增長和基礎設施互聯互通(見專欄6-2)。

2015年中國發布的《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愿景與行動》中強調,“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合作共建過程中,要強化基礎設施綠色低碳化建設和運營管理,在建設中充分考慮氣候變化因素,積極推進環保產業等領域的合作,同時在投資貿易中突出生態文明理念,加強生態環境、生物多樣性和應對氣候變化合作,共建綠色絲綢之路。

2017年生態環境部(原環境保護部)、外交部、國家發展改革委、商務部聯合發布《關于推進綠色“一帶一路”建設的指導意見》,《指導意見》指出,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突出生態文明理念,推動綠色發展,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共同建設綠色絲綢之路?!吨笇б庖姟诽栒賲⑴c“一帶一路”建設的企業制定環境保護規則,推廣綠色交通、綠色建筑、清潔能源的優秀做法,加大在建設項目中對生態環保的服務與支持?!吨笇б庖姟愤€要求發揮政策性金融機構的獨特優勢,引導、帶動各方資金,共同為綠色“一帶一路”建設造血輸血。同年,生態環境部(原環境保護部)還發布了《“一帶一路”生態環境保護合作規劃》?!兑巹潯反_定了2025年和2030年目標及關鍵任務,包括加強生態環境政策溝通,促進國際產能合作與基礎設施建設的綠色化,發展綠色貿易,加快綠色投資,推動生態保護項目和活動,推動人員交流,加強能力建設。

20194月,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綠色之路分論壇上,“一帶一路”綠色發展國際聯盟正式成立,并啟動了“一帶一路”生態環保大數據服務平臺,發布了綠色高效制冷行動倡議、綠色照明行動倡議和綠色“走出去”行動倡議三項倡議。聯盟面向多邊組織、政府機構、全球企業和智庫開放,允許利益相關方分享可持續發展的經驗和政策解決方案,其目標是將可持續發展(特別是環境可持續性)、國際規則和最佳實踐引入“一帶一路”倡議。目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是否執行這些較高的國際規則和實踐主要出于自愿。截至20193月底,已有130多家機構確定成為聯盟的合作伙伴,其中包括25個“一帶一路”共建國家環境部門。

多年來,中國各政府部門和行業協會發布了關于中國企業境外投資的企業社會責任自愿性指導規范。商務部、生態環境部聯合印發的《對外投資合作環境保護指南》要求企業應當按照東道國的法律法規要求,對其開發建設和生產經營活動開展環境影響評價,并根據環境影響評價結果,采取合理措施減少可能產生的不利影響。

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工商銀行等多家金融機構已簽署了“一帶一路”綠色投資原則(見專欄6-3)。

目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綠色融資缺口巨大,而中國在綠色金融方面的快速發展與不斷創新,為中國金融機構參與“一帶一路”綠色投資、彌補“一帶一路”綠色資金缺口創造了有利條件。此外,伙伴國家的機構和國際金融機構可以在中國發行綠色債券,直接為綠色項目提供資金支持。中國在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發展綠色金融市場方面所積累的經驗可以為伙伴國家和地區提供借鑒,幫助各國構建自身綠色金融體系。

同時,中國高度重視“一帶一路”低收入國家實際國情和發展需求,在債務可持續性問題上持積極和開放態度。中國財政部于2019425日,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資金融通分論壇期間正式發布《“一帶一路”債務可持續性分析框架》(見專欄6-4),體現了中方積極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可持續融資體系建設的不懈努力。

6.3  中國金融機構可持續投融資的最佳實踐

6.3.1  中國工商銀行

Ⅰ.綠色金融

中國工商銀行(以下簡稱“工行”)在《赤道原則》及國際金融公司《社會和環境可持續性政策和績效標準》等自愿性國際規則的基礎上更進一步,制定了工行強制性環境規則,執行“綠色信貸一票否決制”,意味著任何未能通過環境評估測試的借款人或項目都不能獲得信貸。工行還提出了對監控、識別、管控以及降低環境和社會風險的具體要求。工行在新規則中要求及時向違反環境或安全生產規定的企業發出警告,并將環境和安全事故納入風險管理模型。

2018年,工行綠色信貸組合規模突破1.24萬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2.6%。綠色信貸的增長率超過貸款平均增長率6.6個百分點。工行限制對高能耗和高污染企業的貸款,使資源向綠色產業和企業傾斜。最重要的是,工行將環境和綠色因素充分融入到整個機構體系和運營流程中,各部門都發揮重要作用。

2003年以來,工行逐步制定和完善綠色信貸政策,針對不同行業執行綠色信貸政策,支持重點行業綠色信貸業務的發展。工行積極為綠色產業提供融資支持,構建產業分類與經濟資本的聯系,鼓勵和引導綠色經濟的信貸業務。結合國際規則和國內綠色信貸分類規則,工行有效改善了環境和社會風險管理。工行制定了具體的政策,引導綠色經濟關鍵領域的信貸供應,比如支持5個綠色金融試點政策以及支持綠色“一帶一路”政策。

鑒于綠色金融在支持綠色經濟中的重要性,工行已將綠色金融納入銀行發展戰略中。工行將成為國際領先綠色商業銀行作為發展目標,并制定相應的具體政策,如在60多個行業的信貸政策中納入行業特定的綠色規則和節能要求。

Ⅱ.綠色債券

工行發行的綠色債券在行業內取得數個里程碑的成績,尤其是在債券的規模、投資主題和結構方面。工行的首支綠色債券為20179月在盧森堡證券交易所上市的“一帶一路”綠色氣候債券。該債券是由中資金融機構根據國際資本市場協會(ICMA)綠色債券原則和人民銀行綠色債券支持項目目錄發行的首份綠色債券。債券共募集21.5億美元,獲得五項國際榮譽,包括《亞洲金融》(Finance Asia)年度成就大獎系列的“最佳環境、社會及治理類最佳交易”(Best ESG Deal),《國際金融亞洲》(IFR Asia)的“2017年度最佳社會責任融資類債券獎”(2017Awards SRI Bond),《財資》雜志(The Asset)“最佳綠色債券”,《環境金融學》雜志(Environmental Finance)的“收益使用創新年度債券獎”以及《全球資本》(Global Capital2017年亞太綠色/社會責任投資債券。這支美元歐元雙幣種債券固定利率和浮動利率都是同類產品中表現最佳的。

20186月,工行在倫敦證券交易所發行價值15.8億美元的三幣種浮動利率債券?;I集資金將用于“一帶一路”低碳交通、可再生能源和海上風電等綠色資產項目。海上風電場表明工行在本地市場提供綠色信貸服務的承諾。同月,工銀亞洲在香港證券交易所發行價值7.3億美元的綠色債券,是在香港本地注冊的中資銀行發布的首支綠色債券。

Ⅲ.可持續投資的技術層面

工行與中證指數有限公司合作,于2017年推出ESG綠色指數,成為中國金融機構發布的首個ESG指數。

由于信貸風險中環境因素難以量化,傳統的信貸評級體系不考慮環境風險。工行正創建環境風險壓力測試,將環境因素對銀行信貸風險的影響進行量化,有效提升環境風險防控能力,優化企業綠色信貸結構。

Ⅳ.“一帶一路”可持續投資

作為“一帶一路”銀行家圓桌會議的組織方和“一帶一路”綠色指數(于20194月發布)的發起方,工行支持中國企業對外投資、外部供應合同以及設備出口等項目。主要融資類型包括出口買方信貸、跨境并購、國際銀團貸款、飛機租賃以及融資支持等。2018年上半年,工行為中巴經濟走廊一半以上的重要項目提供貸款。其他重要的綠色項目包括中國和巴基斯坦各省的風電和太陽能發電站和三峽集團收購秘魯水電站項目。

6.3.2  國家開發銀行

國家開發銀行(以下簡稱“開發銀行”)是中國綠色信貸第一大貸款行。開發銀行于2017年提出本行關于綠色金融發展的辦法,通過建立健全綠色目標支持體系、綠色金融產品體系、綠色金融風險管理體系、綠色金融組織保障體系,樹立開發銀行綠色企業文化。

根據開發銀行年報信息,風電、太陽能發電、生物質能等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發展是開發銀行支持的重點,2017年發放新能源貸款393億元。截止到2017年末,開發銀行綠色信貸貸款余額16423億元,每年可節約標準煤能力5327萬噸,減少二氧化碳排放13252萬噸,減少二氧化硫排放166萬噸,減少氮氧化物排放84萬噸,減少氨氮排放5萬噸,節水22566萬噸,減少化學需氧量43萬噸。同時開發銀行積極拓寬綠色發展資金來源,發行250億元人民幣綠色金融債券,創新綠色債券發行機制,成功發行首筆5億美元和10億歐元中國準主權國際綠色債券。2018年開發銀行發放綠色貸款3428億元,貸款余額突破1.9萬億元。

為了加大對綠色經濟、低碳經濟、循環經濟的支持,防范環境和社會風險,開發銀行制定了相關的管理辦法,管理開發銀行的客戶及其重要關聯方在建設、生產、經營活動中可能給環境和社會帶來的危害及相關風險,包括與耗能、污染、土地、健康、安全、移民安置、生態保護、氣候變化等有關的環境與社會問題。

Ⅰ.可持續投融資制度建設

開發銀行環境與社會風險管理制度體系將具體要求納入開發銀行貸前、貸中、貸后管理,明確在項目規劃開發、盡職調查、授信評審、資金支付、貸后管理等環節的相關要求和制度。環境和社會風險管理制度分為環保類、合規類、整改類和高風險類四大類。

Ⅱ.全流程管理環境和社會風險

在規劃開發階段,開發銀行對項目是否符合國家及地區環境和社會風險相關規劃和政策進行初步篩查。在授信盡職調查階段,根據項目所處的行業,確定調查規則要求,明確環境和社會風險調查的具體內容,包括但不限于勞動和工作條件、爆炸物和化學品管理、污染預防和控制、社區健康和安全、土地征用和非自愿遷移、生物多樣性保護和可持續自然資源的管理等內容;在項目評審階段,分析項目或客戶面臨的環境和社會風險,包括但不限于產業政策和市場準入規則情況、環境影響評價審批、節能評估審查及國家和省級重點節能企業的節能檢測情況等內容;在合規審查階段,通過審查確保提交的文件和手續合規、有效、完整,且客戶對相關風險點有足夠的重視和有效的動態控制,對環境和社會風險為高風險、整改和合規類的項目,出具書面審查意見,負面意見的項目不得進入授信審批階段;在授信審批階段,對違反國家環保、安監、質檢、土地、移民等政策的環境和社會風險不合規客戶及項目,實行“一票否決制”,一律不予支持;在合同簽訂階段,按監管部門規定落實相關要求。在資金支付階段,對環保設置運行不穩定、隨意破壞周邊環境的項目暫停信貸資金支付;在貸后管理階段,對環境和社會風險較高的項目和客戶制定專門的貸后管理措施。

對境外項目的環境和社會風險管理時,要求提出環境和社會風險的盡職調查清單,開展業務時遵循相關國際慣例和國家良好做法,對產生較大爭議的項目聘請合格、獨立的第三方進行評估和檢查。

6.4  融合“一帶一路”投融資規則對中國投資者的機遇和挑戰

6.4.1  中國金融機構的機遇

融合投融資規則不僅會帶來環境和社會利益,也有助于實現可持續發展。規則的設立將有效降低貸款成為不良貸款的可能性。這些規則正逐漸被中國和“一帶一路”伙伴國家重視,在中資銀行進入外國市場、投資境外項目和公司時合理運用規則成為管理和降低聲譽風險的有效工具。

政府政策和綠色消費選擇有益于中國金融機構實現可持續發展,抓住新的機遇。近年來,傳統行業不斷提高在可循環經濟、環境保護、節能減排技術方面的投資。銀行可以將環境和社會規則納入傳統金融產品中,并從中獲益,避免遭受潛在損失。相反,如果銀行向無法解決環境和社會問題的企業提供貸款,則可能會遭受嚴重聲譽損失。銀行也可以探索新的產品,幫助預防或應對氣候變化和水資源短缺等環境問題。

建筑行業是綠色銀行新機遇的顯著的案例。隨著政府和公眾對綠色建筑和現有建筑節能改造要求的提高,更多的人愿意為綠色產品和服務支付溢價,提高了綠色房地產項目的盈利。生態環保、電子商務、新材料和新能源應用等行業正在崛起,成為新的增長引擎,擁有可觀的市場潛力。這些變化也拓展了金融機構的商業模式,它們越來越多地通過綠色貸款、可持續發展基金、環境租賃、環境咨詢和環境保險等形式提供金融服務。

金融機構在提供投融資服務時,有可能因借款方行為而間接無意造成或加劇水污染、空氣污染、氣候變化等長期環境問題,或者造成不平等包容、社會局勢緊張和侵犯人權等社會問題。通過履行企業的社會責任,金融機構可為減輕負面環境和社會影響做出貢獻。比如,瑞信和瑞銀已成功地大幅減少資源消耗,其他銀行也開始使用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減少溫室氣體和空氣污染物排放。這些行動超越了企業社會責任范疇,日益成為銀行整體運營和流程管理的主流趨勢。

6.4.2  中國金融機構的挑戰

與其他國家一樣,中國企業和銀行在評估不同政治、經濟、文化和法律環境,以及東道國獨特的商業、社會和環境風險時,都會面臨一些挑戰。

在貸款方面,一個突出的挑戰是將未來債務償付風險控制在低水平內。有些問題可能出現在項目設計階段,導致使用借貸資金的資產無法產生充足的現金流來支付運營成本及債息。這就需要進行仔細的債務可持續性分析,充分考慮經濟、財務和環境壓力點并評估未來發展,確保項目在整個生命周期內具備償付債務的能力,盡量降低風險。此外也需要考慮宏觀風險,總體債務水平非常高的情況可能導致一個設計完善的項目也無法償債。最后,需要使用多個風險補償和緩釋機制進行實際評估,特別是政府擔保、資產抵押和代管安排。

在投資方面,中國的銀行越來越重視環保、土地、職業健康、安全等帶來的環境和社會風險,有效防范風險升級為與當地利益相關方的沖突和摩擦。同時需要對沖突風險進行更深入分析,尤其是已經存在嚴重社會問題或種族、部落摩擦的地區。另外,中國的金融機構需要深入理解社會和安全局勢,在此基礎上,對沖突敏感型項目進行設計與安排。

近年來,中國企業在境外投資中面臨了許多環境和社會挑戰,也從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建議要做到以下幾點:

●  加強企業的環境和社會意識。個別企業如果僅關注業務增長,不重視環境和社會問題對于東道國的重要性,對于長期發展非常不利。比如,在環境敏感和生態脆弱地區開發水電站項目,需要確保貸方和投資者對環境和社會問題的充分研究,并與當地社區進行有效的早期溝通,避免當地民眾、非政府組織或地方政府的反對。如果未事先做好這樣的準備,企業可能會遇到障礙和損失,甚至面臨項目失敗的風險。

●  深入理解東道國的法律、法規、習俗和價值觀。企業對這些方面有時不太熟悉。這可能會導致企業在沒有提出“本地化戰略”的情況下嘗試在其他國家復制國內的管理經驗,從而忽視了與東道國的文化差異。國際并購后的勞動關系管理就是一個例子。個人企業在發展初期經常照搬中國管理模式,這可能與當地企業文化不同。

●  加強與當地媒體和公共輿論的互動。在投資過程中,中國企業有時對東道國的當地媒體和輿論采取低調甚至沉默的處理方式。當遭遇環境和社會問題,受到當地或國際媒體質疑或批評時,中國企業經常會謹慎應對,避免回答問題。但在某種情況下,這種應對方法有可能將小而易處理的問題變成更大且棘手的問題。企業也失去了向世界更好地宣傳自己的機會。

●  加強信息披露和提升透明度。比如,有些中國企業大量雇傭本地員工,中國企業可以主動加大宣傳,讓當地民眾了解企業整體計劃以及為何企業在工程初期大量雇傭中國雇員的原因。

中國已經成為世界范圍內綠色可持續金融領域的領導者之一。中國承諾在全球投融資活動中進一步促進可持續發展,并推動各項措施的落實。隨著“一帶一路”的持續增長和全球對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重要性認識的不斷加深,中國近年來積累的實踐經驗能夠為形成一套融合的投融資規則提供支撐與參考。

相關推薦
网站如何靠点击量来赚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