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走出去研究   /   國際工程

“一帶一路”背景下中菲電力EPC項目風險及對策分析

  • 2019.12.26
  • 國際工程
  • 來源:《對外經貿實務》
  • 作者:曾芬鈺 石國平
  • 閱讀:
  • 打印

要:自“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我國電力企業在菲律賓EPC總承包項目不斷增多。國際EPC項目不僅工作內容復雜,還受到工程所在地區的政策、環境及文化等因素的影響,風險程度遠高于其他模式。以某電建公司在菲律賓的建設項目為研究背景,從總承包商的角度分析項目建設過程中所面臨的簽證、屬地化用工、環境保護、技術標準、合同、國際人才、境外人身安全等風險及存在的原因,并提出應對策略和建議,以期有效防控電力企業在菲EPC項目的風險。

關鍵詞:“一帶一路”;中菲電力EPC;風險

2017年,菲律賓政府提出將在2017年至2022年的六年內投資8.4萬億比索(約合1.16萬億元人民幣),在全國進行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這與我國“一帶一路”倡議很好地對接在一起。據菲律賓《世界日報》2019629日報道,在杜特爾特任職期間,中國的投資從僅5000萬美元增加到10億美元左右,中國對菲律賓的投資增長了約20倍,同時強調能源和電力等基礎設施項目是中國在菲投資的主要項目。由此可見,菲律賓是我國電力企業“走出去”的重要國家。目前中國電力企業在菲律賓的電力工程項目多采用EPC總承包模式。與其他承包模式相比,由于EPC模式中總承包商需要為整個工程項目實施過程負責,需要統一協調設計、施工和采購工作,且合同總金額固定、工程估價較難等特點導致EPC總承包商承擔著大部分風險。因此分析探討該模式下電力工程項目風險及對策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海外電力工程EPC總承包概況及發展現狀

(一)海外電力工程EPC總承包概況

EPC工程總承包是英文Engineering(設計)、Procurement(采購)、Construction (施工)的縮寫,是指電力企業受業主委托,按照合同約定對工程建設項目的設計、采購、施工、試運行(竣工驗收)等實現全過程承包,并對工程的質量、安全、工期、造價全面負責。是目前國際電力工程項目所采用的主要模式。其主要特點是整個工程項目實施過程由總承包商負責,需要統一協調設計、施工和采購工作、合同總金額固定,成本管理為其核心任務、工程估價較難,電力工程是一個復雜的系統工程,建設施工環節眾多,且時間跨度大導致工程估價較困難、工程項目所在地的自然環境、法律法規、文化差異和政策導向等因素決定著EPC總承包工程項目的成敗與否、海外EPC總承包工程項目合同采用FIDIC合同范本,技術標準和規范多采用國際標準、海外EPC總承包工程項目的規模大且施工周期長,管理跨度大,不確定因素眾多,總承包商承擔絕大部分風險。

(二)海外電力工程EPC總承包的發展現狀

近幾年來,我國EPC總承包發展比較快,在海外EPC工程總承包市場也取得了比較突出的成績。據統計,中資企業在海外工程承包市場合同額和營業額每年達到了1000多億美元,海外工程已經成為中資企業在對外經濟工作方面重點工作之一,中資企業承包商的能力水平和管理技術也迅速提高,愈來愈多的中資企業開始承攬海外EPC等復雜的綜合型管理項目。部分中資企業雖然在合同額、營業額等方面處于ENREngineering News Record)排行榜的前列,但由于文化背景、管理習慣等多方面因素影響,目前多數中資企業在大部分海外承包項目,尤其是EPC總承包項目風險管理方面,實際的項目風險管理水平并不理想。由于各個國家有關國外資本投資的政策和法律層面都各不相同,這些法律政策從國家安全、環境保護、勞工保護、稅收、反壟斷等多個方面限制了國外的投資的行為。此外,外部經濟環境和國家政治變化都會使得這些法律政策進行很大程度的調整。

二、EPC模式下菲律賓某燃煤電站項目風險分析

菲律賓某燃煤電站項目,該項目位于菲律賓呂宋島,由某電力建設有限責任公司和某電力勘測設計院作為項目聯合體,組成EPC合同的授予方,進行項目的設計、采購、施工、調試和移交生產整個流程的項目建設和管理。該項目部設有工程協調部、安全環保(HSE)部、物資采購部、商務合同部等共9個主要職能部門及若干輔助部門,現場工作人員5000余人。筆者結合在該項目的實習經歷,調研問卷及海外投資案例分析比較,對該項目的簽證風險、屬地化用工風險、環境保護風險、技術標準風險、合同風險、國際人才風險、境外人身安全風險因素進行分析。

(一)簽證風險

由于菲律賓當地的勞動力技術水平有限,海外EPC總承包的大量施工項目都需要從國內招聘員工來完成,能否順利辦理簽證直接影響著項目的施工進度。EPC總承包項目主要涉及的簽證類型有:旅游簽證、臨時工簽(SWP)、9G工作簽證。目前,前往菲律賓工作人員在國內辦理下來的多為旅游簽證,但是僅持旅游簽證在菲律賓工作是非法的。所以總承包商為持有旅游簽證的員工申請SWPSPECIAL WORKING PERMIT)特別工作許可證或9G工作許可證。但SWP只是臨時工作許可,該許可證是為持有旅游簽想在菲律賓臨時工作的人頒發的,所以在持有SWP的同時又必須保證旅游簽的續簽。9G工作簽證有效期為兩年,其費用約為2萬人民幣,如果持此簽證的員工中途停止工作,便造成簽證的浪費。此外,菲律賓政府對入菲工作簽證的申請管控政策不斷變更,申請審核更加嚴格,導致工作簽證申請辦理常常出現滯后情況,而且在旅游簽證申請其他簽證過程中存在短暫非法勞務空白期,還將面臨業主方及當地移民局的調查、罰款,甚至被遣送回國的風險。簽證風險不僅會影響工期進度、增加總承包商成本,同時影響員工正常休假對員工心理情緒造成間接影響成為項目潛在隱患因素。

(二)屬地化用工風險

屬地化用工風險主要包括:菲籍員工受當地勞工部保護強、有罷工文化背景以及由于文化差異與中方人員的矛盾沖突等各類問題,給項目施工帶來了極大的負面影響,甚至導致項目施工進度嚴重滯后,進而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當地勞工部對于菲籍員工的勞動權益極為重視,勞工法對菲籍員工保護力度大,且當地員工法律保護意識很強,一旦利益受到損害,他們就會訴至法律。例如:菲律賓員工舉報中國員工在從事低技術含量的工作如掃地,投訴理由為職業機會被剝奪,勞工部一旦受理將對工程項目的用工情況進行嚴格排查,一旦調查屬實,極有可能的結果將是大面積停工。在現場施工過程中,中菲雙方工人難免會有交叉施工,過程中由于溝通障礙,工作習慣差異等很容易發生沖突,既影響雙方關系又延誤工作進度。此外,項目管理者如果不熟悉當地勞工法律、不了解當地文化以及不懂得考慮菲籍員工心理特點,一味的以傳統思維來管理菲籍員工,同樣也會對屬地化用工造成很大的阻力,既不能最大限度用好屬地化資源又容易招致菲籍員工罷工風險。

(三)環境保護風險

燃煤電站建設主要涉及的環境保護風險有:氣體排放標準、水質排放標準以及垃圾處理。目前中國國內對于環境保護的關注度已經達到一定的高度,但菲律賓環境與自然資源部對于外籍公司的環保管理力度已經超過國內,針對氣體排放、水質排放以及垃圾處理都有嚴格要求,對違反者的處治也非常嚴厲。例如:所有柴汽油發電機均需要辦理環境與自然資源部尾氣排放許可,有效期僅一年,此類違章涉及的處罰非常嚴格,一年內有三次或三次以上的違章、三年內有三次或三次以上的嚴重違規,由當地法院酌情處以六年以上十年以下的監禁。所有水質排放均需取得環境與自然資源部許可,即便是凈化后的水排放也同樣需要注意,如排放水質不達標將面臨每天10000.0020000.00比索的處罰。項目產生的施工垃圾、生活垃圾及化學危害廢棄物都需要運輸到指定傾倒點,不僅是要支付不菲的運輸費用,而且運送垃圾的車輛上路還需辦理運輸許可,否則將被處罰甚至車輛被警局扣留,需要特別注意的是該許可辦理周期至少需要一個月。由于當地對環境保護要求的嚴苛加上相關部門辦事效率低,給總包商帶來雙面壓力,對于工期和成本的控制也產生極大的影響。

(四)技術標準風險

技術標準風險主要表現在設計標準和施工標準。在設計方面,業主方采用美國標準,國內設計工程師大多對國際規范不夠熟悉,所以在設計過程中由于設計部門和業主代表存在設計理念和執行規范的差異而導致雙方理解偏差,延長設計和審批時間,進而影響整體項目進度。在施工環節中,業主管理團隊要求總承包商完全按照標準執行,對現場施工要求較高,總承包商要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來達到業主方的要求,而合同總金額是固定的,這就給成本控制帶來了極大的風險。例如:土方回填施工過程中,業主方嚴格要求30公分壓實,層層夯實且回填時對土方含水率要求比較嚴格,雨季天氣只能采用沙石來替代土方回填,沙石的成本遠高于土方成本。嚴格的施工標準不僅使得總成本大幅升高還影響工期進度。

(五)合同風險

合同風險主要分為合同談判風險和合同管理風險。業主與總承包商之間的項目合同采用FIDIC合同范本,主要由《EPC交鑰匙項目合同條款》(俗稱銀皮書),《施工合同條款》(紅皮書),《工程設備、設計和施工合同條件》(黃皮書)以及《簡明合同格式》(綠皮書)四大子系列組成。單一本銀皮書就包含20個大項,300余子項條款組成。業主方完全按照FIDIC合同條款進行談判、監管、審批和驗收等工作,中國電力企業對FIDIC的相關合同細節不夠熟悉,如果在合同談判初期沒有盡可能消除可能存在的不利因素或不清楚的條款,將會對項目成本和工期帶來嚴重的風險隱患,進而使得總承包商的利益受損。例如,在該項目上,由于合同談判初期沒有充分考慮到材料漲價這一因素,但實際上現場材料普遍存在漲價情況,尤其是在各個國家采購如德國的汽輪機等大型設備漲價情況對項目成本影響更為嚴重,導致總承包商利潤受到損害。在合同管理方面,中方管理人員受傳統思維的影響,對業主方常抱有幻想,不善于合同索賠工作。而且索賠工作未在規定通知期限內發出索賠通知將導致承包商失去索賠權利。這對總承包商的索賠工作提出了很高要求。

(六)國際人才風險

海外工程項目國際人才風險主要包括:是否能招到合適的人才、人力資源配置是否合理以及如何減少人才流失等問題。國際工程中遇到的問題,很大程度上與具有國際化的人才隊伍,尤其是中高級經理人才和技術人才匱乏有關。首先,國際工程項目與國內工程相比而言,在人員招聘時不僅要考慮其專業技能,同時又要兼備當地語言、文化以及國際工程認識度等復合型國際人才。然而目前國內現有的人才儲備難以滿足國際項目要求,許多國內的優秀員工來到國際項目后,便出現“水土不服”的情況,這對工作推進十分不利。其次,海外項目的人力資源配置對項目的順利開展起著決定性作用,但目前看來,一些經驗豐富的老員工并不愿意參與海外項目,公司一般會派遣新進入公司兩到三年的年輕員工加入到海外工程中,其工作能力和經驗有限,在處理工作問題過程中往往不能發揮最大作用。海外工程項目人才的培養成本遠遠高于國內,當員工尤其是管理層人員選擇離職,將會給企業帶來嚴重的影響??偝邪滩坏貌幻媾R著重新的人才招聘和培養,工程進度也必然受到影響。

(七)境外人身安全風險

境外人身安全風險主要考慮登革熱疫情風險、社會治安風險和恐怖襲擊風險。在菲律賓,因氣候引起的登革熱疫情屢見不鮮。據菲律賓官方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菲律賓已經錄得超過10萬例感染登革熱的病例,比去年同期增加了85%。其中已有456例死亡。截至目前為止,該項目上已有100多人感染登革熱,菲律賓政府按每患病一人便收取10000.00比索的罰款。因此,登革熱的爆發不僅給總承包商帶來經濟損失還嚴重影響著項目的施工進度和員工的身心健康。菲律賓是一個不控槍的國家,由于貧富差距大,常常出現搶劫、綁架等危險事件。項目上的中國員工在外出休閑過程中,尤其是酒吧賭場等場所,有很高的被搶劫和綁架風險。這其中不乏從單純的搶劫綁架勒索發展到致死等人命案件,這對項目來說是很痛心的安全事故同時也會帶來嚴重的經濟損失。菲律賓棉蘭老島地區存在反政府恐怖勢力,恐怖襲擊活動時有發生,恐怖分子通過襲擊附近的建設項目,借以向政府示威??植酪u擊活動嚴重影響員工的正常工作和生活,還會帶來無法挽回的重大傷亡和經濟損失。

三、EPC模式下菲律賓的電力工程項目風險對策及建議

(一)充分了解當地政策與法律法規,提高風險防范能力

總承包商的風險管理能力與自身對于當地政策與法律法規了解程度息息相關??偝邪虘陧椖砍跏紝Ξ數丨h境充分調研,深入了解當地的簽證、環境保護、屬地化用工等法律政策,提高國別差異化的風險意識,做好相關風險管理預案。熟悉菲律賓簽證辦理程序,形成高效的辦理流程。提前為休假人員準備好簽證辦理,對于其他類型簽證轉工作簽證的情況要積極配合菲律賓政府工作,進行有效的溝通,以便快速拿到工作簽證??偝邪桃浞至私猱數丨h境保護法規,提高環境風險意識,始終將環境評估作為重點工作推動,從而確保項目的合法性與合規性。針對用工風險,管理者應該熟悉菲籍員工工作習慣和心理特點,通過雇傭當地有能力的專業外聘咨詢律師,對菲籍員工進行日常管理,提供專業法律意見,協助總承包規避風險,減少損失。

(二)校企合作培養復合型人才,增強企業競爭力

國際工程涉及國際標準、各國法律法規及文化差異等復雜因素,只有培養和雇傭既懂專業知識又懂國際慣例的復合型人才,才能在錯綜復雜的國際市場中做出正確的決策。在人才培養方面,既要注重單位培養也要大力開展校企合作模式。通過采用校企合作模式,高校既可以根據實際需求調整學生培養方案,有針對性地培養國際化人才,又可以開展海外實習基地,讓學生擁有海外實習機會,更直接的參與海外工程學習。此外,在優化人才隊伍的同時,也要注重國際化人才職業生涯管理。完善國際化人才職業發展路徑和激勵機制,加強海外員工的薪酬管理,完善員工的醫療保險等以防止人才流失。人才是項目承包的核心力量,只有重視人力資源管理才能提高企業在國際工程項目中的競爭力。

(三)轉變傳統思維模式,加快國際化步伐

我國海外工程正處于起步階段,相對于其他國家還欠缺很多經驗。在“走出去”的大多數電力企業仍然以傳統的思維看待問題、解決問題,沒有做到及時轉變思維方式,這在國際工程項目中,往往是行不通的。在實際海外工程中,不僅需要總承包商因地制宜,及時了解東道國的實際情況。同時,也要加強與業主溝通,學習國際化工程管理理念。在合同談判初期,聘請專業技術人才參與合同的談判中,明確審批和驗收等標準,盡可能消除可能存在歧義和不清楚的地方,并將雙方達成的一致意見以合同條款的形式明確約定,避免在合同執行中發生糾紛。合同管理需要專門的法務人員來執行,研究合同、積極索賠、確定不可抗因素如何界定,制定合理的索賠方案。在設計階段建議加入國際設計工程師,在合作的過程中不僅可以將設計風險降低,而且還能互相學習增強國內設計工程師對國際設計標準的把握。在選擇分包商時也要充分考察分包商的資質和能力,以降低施工風險。

(四)加強員工安全管理,避免人身安全事故

加強施工人員的安全培訓,借鑒國際上安全管理經驗完善海外項目安全管理體系和制度,培育安全生產意識和文化。針對登革熱的預防可以通過定期噴灑藥劑,規范生活辦公區衛生條件等措施減少蚊子滋生。同時建立分組,及時匯報疫情狀況,及時的醫治會使治療事半功倍。加大對員工安全教育,增強境外自身安全意識,避免危險場所的出入,建議員工學習簡單英語口語或外出休閑時與可英語交流的員工結伴,在遇到危險的時候防止雙方因語言不通而引起更大的風險。加強員工生活區安全保衛工作,嚴格控制非項目人員進出入,加大安全巡防力度,避免人身安全事故發生。

參考文獻:

[1]葉蓓.EPC模式工程項目的風險管理研究[J].建筑技術開發,201819):82-83.

[2]楊融,張為芳.國際電力EPC工程建筑設計常見問題淺談——以菲律賓共和國伊利甘1×20 MW燃煤電站項目為例[J].武漢大學學報(工學版),2018S1):360-363.

[3]曾芬鈺,李格格,王惠洲.我國電力企業國際產能合作面臨的人力資源風險及應對[J].對外經貿實務,20191):46-49.

[4]王春林.國際電力EPC工程施工現場溝通管理的幾點體會[J].企業科技與發展,20195):146- 148.

本文刊于《對外經貿實務》2019年11期;作者曾芬鈺 石國平

网站如何靠点击量来赚钱 ?